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领导力

和而不同,君子之风——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追记我与老布什总统的一次近距离接触

车巍 2018年12月18日

经过40多年的风风雨雨,中美关系又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上。如何维护保持和而不同,有利于两国人民未来的双边关系,对中美两国乃至全世界都有重大意义。

编者注:这个月时值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美发表联合公报决定建立正式外交关系40周年。中美关系今天不仅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而且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整个过程中起过特殊的作用。经过40多年的风风雨雨,中美关系又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上。本月初长期对华友好的美国第41届总统老布什先生的辞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如何维护保持和而不同,有利于两国人民未来的双边关系,对中美两国乃至全世界都有重大意义。车巍先生十多年前与老布什先生的一次有趣的接触,以小见大,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有益的启示。

 
本月初,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以94岁的高龄,把波澜壮阔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去天堂与恩爱一生的夫人芭芭拉和早逝的爱女乐彬团聚去了。老布什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政治家,他的离去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虽然政见各异,但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各界人士都表示了真挚的悼念之情,各种有关老布什的报道和文字一时间见诸各种报端媒体,不禁把我又带回到十三年前对这位对华友好的美国前总统的一次“提问”的场景。

 
2005年春, 《商务周刊》在北京举办主题为“全球化”的CEO论坛,出席阵容堪称超级豪华,参会的除了国内的诸多部委领导出席外,海内外商界领袖也不乏当时的风云人物,包括Skype创始人尼可拉斯·曾斯特罗姆、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和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等;而前各国政要有英国前首相梅杰、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蒂尔、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两位新西兰前总理珍妮·希普利和迈克尔·肯尼斯·穆尔、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东帝汶首任总统沙纳纳·古斯芒,还有我当时的老板瑞典前首相毕尔德等;当然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无疑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

当时与美国有关的有两件重大事件: 一是2004年小布什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连任总统; 二是耗时九年之久的第二次海湾战争刚刚进入第三个年头,国际上反对美国的声浪高涨。作为第一主旨演讲嘉宾的前总统、现任总统小布什的父亲的老布什,自然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老布什演讲一开始就以他风趣优雅的口才和幽默,吸引了全场听众的注意。记得他的开场白提到不少趣事,包括在场老友毕尔德曾经与他们全家在得克萨斯州老家庄园里泳池边度过的快乐时光。当然,他也有意讲到的一个与全球化相关的笑话,就是1999年他去西雅图赶上了震惊世界的反全球化“西雅图骚乱”。 11月30日,就在世界贸易组织贸易部长会议准备在西雅图召开之日,4万人之众的抗议者队伍与警察发生冲突,被视为全球化象征的麦当劳快餐店被捣毁。世界贸易组织部长会议被迫推迟5 小时开幕。当时老布什也刚好抵达西雅图,当他的专车准备在饭店下榻时,被一群抗议者截住,并贴上了一个(全球化)“滚出我们的家园”(Stay out of our home!)的标语,领头者是一位长相欠佳的女士。对此,布什先生调侃地说到:“或许她是我平生所见过长得最其貌不扬的女士了,当时我不禁悄悄对自己说:‘好极了,亲爱的女士,我会远远地躲着您。’”这个小笑话顿时博得了一片笑声。 他的主旨演讲也由此自然切入正题,对全球化做了洋洋洒洒的演绎。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近距离与那么多的政坛名宿接触,自然十分兴奋。当时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作为沟通中外商贸交往的桥梁,我的公关咨询工作又与中国“请进来,走出去”全球化进程息息相关,有许多心得感悟,很希望能够有机会与更多的人分享。为了争取到提问的机会,我在场下主动与会议主持人也是CNN主持人里兹·可涵有过很好的沟通默契。在我提问之前有几名提问者,问题均围绕海湾战争,对美国发起伊拉克战争颇多批评。记得一位在场的朋友还问了一个与日本相关的问题,布什反应诧异,但均从容应对。最后,主持人的手终于指向了我。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好友王凡打来,就告诉他我马上要给老布什提问,让他别挂电话。

 
我接过话筒,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首先就一股脑地把中国近30年改革开放以来顺应全球化所取得的成绩,与美国刚刚结束的大选结果所反映出的逆全球化的发展做了一个简短比较。我讲的大意是:如果把眼光放到历史的长河中看,过去两三百年中,神州大地实际上一直存在着理念上的“两个中国”在争夺空间,一个是“内陆、政治中国”,另外一个是“航海、商业中国”。纵观中国近现代,基本上是前者占绝对优势,一统天下。而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以来,后者的空间得到大大的扩展,尤其是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标志着两种不同理念的较量有了初步结果,后者显然开始占领上风,中国人骨子里的企业家精神得到充分释放,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中国真正在向世界敞开怀抱。相形之下,美国近年来却在走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变得内向保守。刚刚过去的大选结果就是明证,共和党的票仓主要是保守的内陆,支持民主党的则是开放的东岸和西岸沿海各州。这次大选的结果就是“内陆美国”的胜利,“航海美国”的失败。说到这里,我禁不住回应了老布什刚刚讲的笑话,不客气地说:“抱歉总统先生,正是那些‘其貌不扬的女士’们,把这位总统选入白宫。”

此时,主持人把我打断了,“请问你的问题是什么?” 我讲的过于兴奋,居然忘了准备的问题。但还觉得意犹未尽,又加上一句:“作为耶鲁校友,我最后想要谦卑地向您建议,目前美国需要的不是国际战争,而是国际友谊。”说完后随即讲了声“Bye Bye”结束了我的“提问”。老布什总统当时回答我的具体内容,我已经记不清楚。只记得他举重若轻地回应了我一下,大意是“啊哈,难怪你是耶鲁校友啊”,对我的评语一笑置之。而我觉得,我要表达的意思基本已经说到。当时我最希望做到的,就是把我所理解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逻辑,通过与老布什的对话传播出去,让美国人和世人真正了解中国的发展和进步,同时也希望表达对美国在海湾战争的态度。会下王凡跟我说:“车巍,你哪是在提问,分明就是在演讲!”

会议结束后,我应邀参加了一个与小范围与老布什的见面的招待会,实际上就是一个与老布什的合影会。老布什背靠盆枝叶繁茂的绿植,站在大厅一隅,大家自然排成一队,顺序等候与这位前美国总统合影留念。大多数人与他握手合影后就走开,让下一位跟进拍照。轮到我时,我与老布什说“George,我的外公是1925年上的耶鲁。” 听到我这么说,老布什粲然一笑:“我父亲也是那一年上的耶鲁!” 看得出来,他清楚地知道我在会上的提问环节中,也参与对他“发难”的行列。但他毫不介意,笑声朗朗,用他厚实的大手把我紧紧握住,完全是一位敦厚长者,和蔼可亲。 摄影师似乎听懂了我们之间的对话,为我们用相机记录了那一时刻。

十三年的时光匆匆飞逝,老布什离开了人世。当年与他近距离交往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现在看来,当时我真有股“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傻劲。再看老布什当年,一方面他毕竟代表了美国保守派的政治势力,自然有其立场。同时,作为一位经历了二战洗礼的战斗英雄,后来又“商而优则仕”,成功在外交界政界脱颖而出,成为美国第41届总统,达到了权力的顶峰;但却可以将其政见与个人情感清楚分开,显示出“和而不同”的君子风范,至今看来,依然令人肃然起敬,值得纪念。(首富中文网)

注:作者为丹佛斯中国副总裁。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首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