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驯魔记

虽然华府的党派之争愈演愈烈,但他们至少在一件事情上取得了共识:必须管控大型技术公司。


图片来源:Tres Commas Original Photo, Chain: Mevans—Getty Images

在今年1月举行的美国司法部部长任命听证会上,威廉·巴尔对美国规模最大的技术公司的分析虽然啰嗦,但极具价值。“我想很多人都会心生疑问,如今盘踞在硅谷的那些规模庞大的公司怎么就能够在反垄断法执法人员的眼皮子底下发展壮大起来呢?”得到主要人物力挺的建制派共和党律师巴尔如是说,大企业面对的这个对手实在出人意料。他以尖锐的措辞强调指出,在相对较短的发展历程中,“巨擘”——即Facebook、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苹果(Apple),以及一些规模略小的竞争对手——将面临有生以来最严峻的监管威胁。

技术公司正在想方设法应对挑战。在技术行业里,微软公司可谓与政府博弈的老手,它明智地提倡对一小部分可能产生可怕后果的技术,即面部识别技术加以管制。苹果公司则在批评中暗示,自己在数据隐私保护方面的立场远比Facebook和谷歌公司要高尚得多。Facebook在评估技术行业如何与对手展开竞争的同时,呼吁采取某种形式的管制,但暗地里它是在警告此举会给另一方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个观点显然引起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注意:你们对我们管制过严,只会让中国的竞争对手更具实力。)

形势还在不断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立法者、监管部门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已经厌倦了大型技术公司,对它们实施更加严格的管控几乎势在必行。不仅如此,在美国,监管大型技术公司的话题或许还是弥合愈来愈大的党派分歧的桥梁。一家大型技术公司的一位政策高管说:“这正是自由主义右翼与民粹主义左翼的结合点。”

在技术行业的高层面前,出现了一个过去从未想过的观点,即技术行业需要一位具有绝对支配地位的监管者。在英国,反对党工党(Labour Party)提议创建单一的数字监管机构。这个主张也在美国得到了响应。“这与住房抵押行业的情况类似:如果管理得当,它们将产生巨大效益。”耶鲁大学(Yale)的一位经济学教授菲奥娜·斯科特·莫顿说。“但是我可以把烫手的抵押贷款产品卖给低收入人群,让他们的财产遭受损失。因此大部分人会说,他们同意对抵押贷款实施监管。”

隐私保护领域很可能马上就会采取行动。去年,欧盟(European Union)开始实施《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这个广泛的保护措施让个人有权保护自己的数据。加利福尼亚州随后紧急出台了《消费者隐私保护法》(Consumer Privacy Act),该法将于2020年生效。企业界普遍反对加州出台的法律,大家一致认为华府应该在联邦层面,或许就在今年出台法律,取代该法以及其他可能出台的地方法律。“在这个领域里,草率地对法律进行修修补补完全不合情理。”互联网协会(Internet Association)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贝克尔曼说,这个由45家成员组成的行业组织主要吸引所有著名的非硬件数字企业。“这就好比在不同的州之间制定不同的电气标准。”

如果隐私保护立法即将成为现实,那么会有一大批更复杂的问题变得更加难以解决。反思反垄断法实施数十年来的情况可能对最大的技术公司,尤其是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产生极大的影响。拆解这些行业巨头必须采取新的办法,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新派反垄断”理论(hipster antitrust),该理论不像传统的反垄断法那样关注更高的消费者价格,而是聚焦于公司对竞争对手的伤害。(毕竟,大型技术公司往往是降低了消费者价格,甚至不向他们收取任何费用。)“我们应该停止使用‘垄断’这个词,转而使用‘反竞争’。”硅谷的一位长期投资者罗杰·麦克纳米说,他目前是大型技术公司,尤其是Facebook的对手。

当然,行业巨擘们绝对不会束手就擒。凭借雄厚的财力,它们可以无休止地发起游说活动,公众往往喜爱它们的产品(更多时候还是免费产品),而且阴晴不定的政治气候也对它们有利。不过监管势在必行的氛围愈来愈浓厚。现在的问题是何时开始监管,而不是要不要监管。(首富中文网)

译者:钱志清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首富专栏